利发国际-推荐

                            来源:利发国际-推荐
                            发稿时间:2020-05-28 07:21:46

                            2019年全国两会,雷军提出了《关于提高创新能力、大力发展商业航天产业的建议》,引发广泛热议。

                            雷军在今年的《关于推动卫星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建议》中指出,卫星互联网被列为了新基建重要发展范畴,为商业航天领域带来了广阔的发展机遇。“十三五”期间,我国出台了多项支持和鼓励商业航天发展的政策条例,极大地推动了我国商业航天产业的发展。因此,雷军首先建议将卫星互联网作为重点发展的战略新兴产业纳入我国“十四五”发展规划,明确卫星互联网相关商业航天企业是国家航天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区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要求,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职责所在,也是关乎全体香港居民的切身利益。鉴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面临的国家安全局势日趋严峻,而特区行政立法机关难以在一段可见时间内自行完成维护国家安全有关的立法,特区政府支持全国人大审议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

                            这一步关乎责任。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中央对香港特区拥有全面管治权。全面管治权需要落实,全面管治权必须行使,这是中央的权力,也是中央的责任,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保持香港繁荣稳定的根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代表中央角色,体现中央意志,审议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正是落实全面管治权的具体体现,行使全面管治权的生动实践;是立足国家安全大局、遵循“一国两制”方针作出的一项重要工作安排,是中央的职责所在、全国人大代表的职责所在。

                            5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小米集团了解到,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向大会提交了四份建议,分别是《关于推动卫星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建议》《加快运用智能手机、电视等智能终端建设我国灾害预警等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议》《关于完善小微企业融资服务的建议》和《关于加大力度引进国际高层次人才的建议》。

                            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是无可置疑的。对世界上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安全立法都属于国家立法权力。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决定具有最高权威和法律效力。《决定》完善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宪法和《基本法》有关国家安全的制度和机制;《决定》没有修改《基本法》,也没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宪制责任和法律义务。换句话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有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立法责任。

                            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即将开幕。

                            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全国的事,不仅仅是香港的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根据新的形势和需要,行使宪法赋予的职权,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是完全必要的。坚守“一国”之本,才能善用“两制”之利,相信全国人民和香港同胞能够通过这一消息,看到祖国维护统一的决心,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守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初心。

                            特区政府留意到《决定》针对的只是那些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这些恰恰是过去一年不少香港政商界和广大市民极度担忧的情况,亦令大家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有更深切体会,并要求特区政府要积极应对。去年六月至今的“修例风波”所涉及的暴力不断升级,更出现多宗爆炸品及枪械事件,构成恐怖主义活动的风险,严重危及公共安全。这期间,鼓吹“港独”、“民主自决”的组织煽动示威人士,特别是青年人,公然侮辱和焚烧国旗、污损国徽、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并策划动员所谓“国际支持”,干预香港事务,诋毁“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和公然挑战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权威。另一方面,部分政党人士亦多次扬言要瘫痪特区政府。还有部分人士乞求外国干预香港事务,甚至对香港实施制裁。这些行为已严重触碰“一国”原则的底线,破坏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及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

                            运用智能终端建立灾害预警体系